北京毒品犯罪辩护律师

t333666.fabao365.com

24小时法律咨询热线

我的位置:首页 > 其他犯罪 > 正文

走私毒品因数量大被判死刑 毒品数量及含量如何认定

2016-09-15 09:04:54 来源:汤建彬律师


走私毒品因数量大被判死刑 毒品数量及含量如何认定

栏目关注:携带多少毒品判死刑毒品犯罪的死刑如何适用毒品犯罪死刑复核的特殊之处

一、走私毒品因数量大被判死刑 

2012年以来,被告人张某某以每趟10万港币的报酬接受香港籍男子“阿肥”(另案处理)等人的雇佣,先后两次从巴西圣保罗携带毒品可卡因从北京、厦门入境,被告人彭永佳受“飞机”(另案处理)的雇佣在机场接应,后二被告人共同将毒品带往深圳,由被告人彭永佳交给“飞机”指定的人员并获取报酬。具体如下:

2012年1月28日下午,被告人张某某携带装有毒品可卡因的行李箱从巴西圣保罗出发经迪拜中转后抵达北京机场,与前来接应的被告人彭永佳会合后,于同年1月30日乘坐火车到深圳,由被告人彭永佳将毒品交给“飞机”指定的人员。    

同年4月27日上午11时许,被告人张某某再次携带一个黑色旅行箱,乘坐KL883次国际航班从巴西圣保罗出发经荷兰阿姆斯特丹中转后抵达厦门高崎国际机场,入境时选择无申报通道通关,通关后被告人张某某在机场与前来接应的被告人彭永佳会合,当二被告人在机场门口欲乘坐出租车到本市湖滨南路长途汽车站转乘大巴前往深圳时被公安机关抓获。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张某某携带的黑色旅行箱内6包黄色牛皮纸袋中,当场查获夹藏于18本大相册中吸附大量白色粉末状物的薄棉状白纸410张,净重8252.4克,

经鉴定,上述白色粉末状物样品中均检出可卡因成分,从中抽取的11份检材可卡因含量分别为75.4克/100克、87.1克/100克、74.8克/100克、77.0克/100克、76.8克/100克、90.2克/100克、79.0克/100克、81.4克/100克、76.0克/100克、77.4克/100克和72.6克/100克。

二、毒品数量及含量如何认定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张某某、彭永佳为牟取非法利益,违反海关法规和国家对毒品管制规定,逃避海关监管,走私毒品可卡因8252.4克入境,其行为均已构成走私毒品罪。本案系共同犯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张某某接受雇佣携带毒品可卡因走私入境,应以其走私毒品的种类和数量予以定罪处罚,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张某某不清楚毒品的数量与类型,主观恶性较小的辩护意见理由不足;被告人张某某供述同案犯的相关情况系其供述犯罪事实的组成部分,辩护人据此请求从轻或减轻处罚的理由不足,不予采纳。被告人张某某先后二次走私毒品,行为积极,作用重要,走私毒品数量大、纯度高,应予严惩,虽系受雇且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但其行为在走私毒品犯罪中起主要作用,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本案的主要争议就是毒品的数量以及含量的认定问题。

送检的检材系粘有可疑粉末的薄棉纸,因粉末吸附在薄棉纸上,技术上无法将粉末和薄棉纸完全分离而得出粉末准确的净重,故在鉴定时把薄棉纸和粉末整体当成检材,将薄棉纸的重量当成杂质计算,根据标准进行比对得出毒品含量的结论。

对于涉案毒品的数量和含量,从技术上是否可以将毒品和薄棉纸分离后进行称重并进一步做含量鉴定,合议庭经评议后要求公安机关查证,公安机关出具情况说明称,送检的检材系粘有可疑粉末的薄棉纸,因粉末吸附在薄棉纸上,技术上无法将粉末和薄棉纸完全分离而得出粉末准确的净重,故在鉴定时把薄棉纸和粉末整体当成检材,将薄棉纸的重量当成杂质计算,根据标准进行比对得出毒品含量的结论。为查明事实,法庭通知鉴定人出庭作证,鉴定人说明了对毒品进行定性定量检验时,没有将毒品进行提纯后进行检验,而是直接把薄棉纸和毒品整体当成检材,根据标准进行比对得出含量结论,鉴定时将薄棉纸当成杂质计算。并举例称假设鉴定出检材的可卡因含量为75.4克/100克,则每100克中24.6克的杂质中已经包含了薄棉纸的重量。经其试验,薄棉纸的重量含量大致占总重量的12.9%。因此,合议庭认为涉案毒品和棉纸因技术原因无法分离后单独称重,净重8252.4克包含了薄棉纸的重量,但是即使根据鉴定人的实验结果,扣除薄棉纸的重量,可卡因仍净重达7187多克(8252.4×87. 1%=7187. 84克),已经远远超过毒品可卡因可以判处死刑的数量标准。故对被告人张某某适用死刑证据充分。

                                                                       (汤建彬律师)

大家都在看

毒品验货后尚未交付 行为人的犯

一、毒品验货后尚未交付被告人李元霸在东北不太平镇从一个绰号叫“五哥”的人手中购得14.3克毒品(海洛因)

时评律师
更多>

安庆小伙高温加班12小时死事件分析

时评律师:李先奇

擅长领域:合同纠纷  劳动纠纷  债权债务  公司并购  股份转让  企业改制  刑事辩护  外商投资  常年顾问  私人律师

雷政富重庆受审:借款行为是否构成受贿?

时评律师:高文龙

擅长领域:刑事辩护

从刘志军案看职务犯罪的预防

时评律师:李先奇

擅长领域:合同纠纷  劳动纠纷  债权债务  公司并购  股份转让  企业改制  刑事辩护  外商投资  常年顾问  私人律师

阴阳购房合同效力如何认定

时评律师:李顺涛

擅长领域:医疗事故  交通事故  婚姻家庭  遗产继承  劳动纠纷  合同纠纷  罪与非罪  债权债务  房产纠纷

厦门brt爆炸案赔偿方案分析

时评律师:李先奇

擅长领域:合同纠纷  劳动纠纷  债权债务  公司并购  股份转让  企业改制  刑事辩护  外商投资  常年顾问  私人律师